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云流水泵的博客

以用户为中心的产品设计

 
 
 

日志

 
 
关于我

WEB产品设计师,关注UCD设计思想、用户体验、产品可用性、交互设计、信息架构及Web前端开发。 希望通过这个平台,结识更多同道,大家一起聊聊设计。 希望深入交流的朋友们,请移步到: http://www.5gme.com/14351 http://blog.sina.com.cn/biohazard7650

网易考拉推荐

玉皇朝集团执行董事——邝志德专访  

2010-02-01 16:32:54|  分类: 动漫地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玉皇朝集团执行董事——邝志德专访 - 行云流水泵 - 行云流水泵的博客

原贴地址:http://www.comicsea.com/UI/News/ComicNewsDetail.aspx?NewsID=7

【港漫会客室】天上掉下個鄺志德——鄺志德先生專訪       
 文字:豬肉

 

2007年12月,鄺志德主編的《王小龍傳》創刊。

於是,我們才突然發現,這個從1999年起已經擔任玉皇朝集團有限公司執行董事、現任動畫及漫畫部總經理的“新晉漫畫家”,原來已經參與香港漫畫製作接近30年。當年《龍虎門》、《醉拳》、《如來神掌》乃至《中華英雄》的製作,都可見他的身影。

於是,我們才突然想起,“鄺志德”這個名字多年來,每週都以“監製”或“策劃”的頭銜、在玉皇朝旗下的系列漫畫中、在我們的眼前掠過,然後從我們的記憶中滑走。

於是,我們忽然覺得,這個一直都在讀者身邊,卻又讓讀者覺得他有如天下掉下來般陌生的主筆身上,應該有很多值得我們關注的內容。

 

“創意無限的青年畫家”——鄺志德

豬肉(下文簡稱“肉”):很高興今天能有機會訪問鄺志德先生,德哥您好!

鄺志德(下文簡稱“鄺”):你好。

肉:首先要恭喜你的作品入選雲峰畫苑在11月20日——12月5日舉行的“香港青年藝術家邀請大展”。主辦方以“思維開闊,作品創意無限,充分體驗了香港藝術家的靈動和智慧”來形容本次參展的香港青年畫家,可見這是一次高水準的展覽。而香港漫畫界僅有你這唯一代表,可說是對你繪畫實力的充分肯定。

鄺:多謝你的溢美之詞。

肉:但是很遺憾,大部分內地讀者是在《王小龍傳》之後才留意到你的名字,而很多香港讀者也是在看了《王小龍傳》之後才發覺原來那個經常掛名“監製”的鄺志德,筆頭功夫尤其是彩稿竟然不輸任何一個當紅主筆。我相信在這背後必定有很多故事,所以今天的訪問將會圍繞你如何從幕後走向前臺這個主題。鑒於我本人的文風偏激,某些問題可能比較尖銳,希望你不要介意。

鄺:好的。

 

從“學院派”到“漫畫派”的鄺志德

肉:我們先談談你的個人經歷吧。雖然你已經在《王小龍傳》的專欄中提及不少往事,但我還是比較想知道你在正規美術培訓方面的詳細經歷。我知道你曾在“山月畫室”接受過陳中樞先生的教導。

鄺:其實我學習美術還在山月畫室成立之前。我當時從讀於香港美術專科學校,陳中樞是那所學校的老師,後來我機緣巧合下得知他離職成立山月畫室的消息,便過去繼續跟隨他學習素描、水彩等技巧。由於我喜愛看漫畫,於是忽然奇想寫信給馬榮成先生推薦我學習的畫室,他才過來加入。由於學習效果不錯,黃玉郎先生有一段時期便出資開展 “雇員再培訓”計畫,讓員工集體過來上課。我也是那時期認識了溫紹倫等漫畫人,直接影響到我進入漫畫行業。

肉:那你是在香港漫畫界進入山月畫室學習的第一人了?

鄺:不能這麼說,我當時只是一個漫畫讀者,還沒入行,之所以學習美術,是因為在正規教育方面我一直讀到中三,學業都差強人意,家人一方面是擔心我再讀下去沒前途,一方面是覺得我的四個哥哥讀書讀得不錯就夠了,於是放任我去學門手藝。在山月畫室認識了漫畫人後,才順利自薦進入黃玉郎先生門下。

 

從養魚小廝到“名著”監製的鄺志德

肉:你剛剛說到進入黃玉郎門下,我記得網路上有一種說法:黃玉郎一共收過四代徒弟,祁文傑、張萬有、毛名威是第一代,而你和張永康、胡家寶、周勝、王堅敏屬於第三代弟子。

鄺:真正得到黃玉郎先生教授畫畫的,其實只有祁文傑、張萬有、毛名威三人。我們名義上是弟子,實則是學徒,你有看過那時期的漫畫也知道,我們統稱黃生的“御林軍”。

肉:你初入行參與的第一部作品是《野狼傳》,這本漫畫曾由張萬有和李高兩位先後主筆,你當時跟隨的是哪一位呢?

鄺:是跟張萬有先生,同一組有廖瑞賢和胡家寶。但在《野狼傳》轉交給李高之前,我已轉為參與《龍虎門》和《醉拳》的創作。嗯,其實相比之下,當時最大的工作還不是做漫畫,而是幫黃生養魚,照料他的“龍吐珠”。(笑)

後來玉郎帝國上市,公司形成相對規範的管理制度和分工,《玉郎漫畫》、《龍虎門》、《如來神掌》、《醉拳》這四大支柱作品採取監製負責的方式來操作……

肉:於是你就成為所謂“三大名著”之一的《如來神掌》的監製?

鄺:不是……當時的層級架構是黃玉郎——祁文傑——關榮遇,然後才到鄺志德(笑)。直至劉定堅成立自由人,帶走玉郎帝國一部分人員,《如來神掌》主筆謝志榮又辭職,人事發生較大變動之後,關榮遇先生另有安排,我才升任監製一職,並先後和李高、廖福成合作過。

 

1999年,天上(第一次)掉下個鄺志德

肉:黃玉郎曾經很自豪地在《天子傳奇》的後記中提到,在玉皇朝成立前後,他一聲令下,“御林軍”全部歸隊,你應該也是從那時離開玉郎帝國,轉而為玉皇朝工作吧?

鄺:對,當時在《玉皇朝》主要負責監製《義勇門》。由於我當時是一個沒有野心的人,老老實實地跟著公司的發展方向走,那幾年可算過得相當平淡。

肉:你剛才是說“當時”沒有野心?

鄺:(笑)今天如果再沒有發展的野心,又怎能對得住我現在的職務和職位。

肉:你現在是玉皇朝5名執行董事之一,兼動畫和漫畫部總經理,就貴公司本地漫畫創作業務來說,可說已經是黃玉郎先生一人之下。內地讀者都知道黃玉郎於1999年解雇祁文傑,但都不明白,為什麼黃玉郎選擇擢升了“當時”沒有野心甚至不為人所熟知的鄺志德來繼任祁文傑的位置?

鄺:當時玉皇朝的架構原本為黃玉郎——祁文傑——三大監製:梁光明、張永康和鄺志德。但在祁文傑先生離開前後,梁光明轉投文化傳信,張永康加盟天行社……所以,不是黃玉郎先生選擇了我,而恐怕是他當時根本沒有選擇。(笑)這就是所謂機緣巧合。

 

2007年,天上(第二次)掉下個鄺志德

肉:你這個執行董事兼總經理一做就是十年,我們經常看到你以監製、策劃的名義出現在漫畫中,但在2007年12月,你突然變成了漫畫《王小龍傳》的主編,緊隨其後又有《王風雷傳》和《王風雷傳II》。你從一個從未主編過漫畫的行政人員,一躍成為香港漫畫週刊銷量亞軍,僅次於黃玉郎的《新著龍虎門》,甚至遠遠高於邱福龍同期的《神兵4》,把整個業界和讀者都嚇了一跳。雖然我認為週刊亞軍的成績跟你所能掌控的資源不無關係,但我仍然很好奇,按理說你在公司的行政地位已經很高,但在創作上卻屬於毫無名氣,面對當下新主筆難以立足的漫畫市道,為什麼你會甘冒失敗的風險,毅然從穩如泰山的行政座椅上起身走向前臺?

鄺:(認真地)相信你也記得,當時邱福龍先生已經聯同鄺彬強、林業慶以及一班助理自組新公司福龍動漫,當時市面流傳一種說法:邱福龍等精英離開之後,玉皇朝已經再無強手,必會江河日下。姑且撇開邱福龍先生等人離開對公司的影響不提,我始終認為一本書的成功是屬於整個製作團隊,是主筆、編劇、助理甚至專欄設計的同事所共用,怎能因為一個人的成功而抹殺了一個團隊的努力?

故此,我當時就下定決心,要親自整合公司的團隊,做好一部作品,來證明就算不是當紅主筆,通過團隊的配合和努力,都一樣可以做出一本成功的漫畫。

肉:如果只是為了證明這一點,完全可以起用其他已經有一定市場認知的主筆例如周聖(《王小龍傳》美術主筆),為什麼要由你親自上陣,來冒這個風險?

鄺:有兩個原因:1、以我的行政身份作為擔保,身先士卒,會激勵助理團隊的鬥志,也能予他們以壓力。2、我畢竟參與漫畫製作多年,有一定功底,如能通過這次創作充分展現出來,也更能令整個團隊信服,有助於增強向心力。

坦白說,這次站出來,也是因為有很多人過於輕視我們這些幕後的製作人,令我有爭一口氣的衝動。

肉:當時你選擇了《新著龍虎門前傳》系列的第二部《王小龍傳》,這個系列的第一部《火雲邪神》是邱福龍離開玉皇朝之前的最後一部作品。前作在畫面和劇情上都打破了《新著龍虎門》多年來兜兜轉轉的沉悶,無論銷量還是口碑都取得了極高的成就。你要寫《王小龍傳》,就必然面對前作空前成功的巨大壓力,為什麼還要堅持這個決定?

鄺:理論上來說,要證明我的團隊至上的觀點,最好是在同一系列作品中體現。商業操作上來說,前作的成功至少讓讀者對續作有所期待,也不失為一個理想選擇。

但當時寫“王小龍傳”這個題材是十分大膽的,因為這個角色無論是在新著還是舊著都並不強勢,在讀者中也不太受歡迎,是個花瓶般的偏角。很多人建議我直接寫《火雲邪神II》,而黃玉郎先生也叫我不要做傻事,應該寫《石黑龍傳》。

不過,你知道我當時下了多大的決心嗎?我跟黃生說,請他不要就這本書給我任何意見,一旦《王小龍傳》的製作和銷量有什麼閃失,我鄺志德直接引咎辭職。所以你會發現,黃玉郎先生的名字是沒有在《王小龍傳》的宣傳及製作中出現過的。這也是黃生第一次沒有參與《新著龍虎門》系列的創作。

肉:恕我直言,相比玉皇朝其他作品,《王小龍傳》雖然在整體包裝和畫面上——尤其是封面製作上有很大的進步,但綜合來說,並不算是一部太成功的作品。

鄺:(大笑)對,從讀者的角度我同意你的講法,但從公司角度來說,《王小龍傳》是“一輸三贏”:輸了口碑,贏了效率、贏了銷量、贏了畫面。站在業界的立場,《王小龍傳》始終是大獲全勝的。

《王小龍傳》的成功,證實了我的團隊理論,當然也有值得我從中反思的部分——尤其是編劇方面的弱勢,這就是我後來邀請李中興出任《王風雷傳》編劇的原因。

 

    漫畫嘉年華的策劃人——鄺志德

肉:在邀請李中興加盟《王風雷傳》之前,你在創作《王小龍傳》時邀請了周聖作為美術主筆,並號稱邀請了各國各地的畫家來協助製作封面彩稿。然後我們還看到在你的撮合之下,成功策劃推出了與馮志明、牛佬、鄭健和等主筆的合作作品,令香港漫畫界出現了一場史無前例的跨公司合作,為港漫創作帶來了一股新風,也為玉皇朝的讀者帶來了新的閱讀體驗。我相信你洽談過的漫畫家應該不只以上幾位吧?

鄺:曾和牛佬之外的另外一位寫江湖漫畫較著名的漫畫家談過天子傳奇6的主編問題,也曾經和海洋的溫日良先生有過交流,直至現在也還在構思一些新的合作項目。

肉:我們都看到當前玉皇朝幾本招牌作品的主編和主筆甚至編劇,例如袁家寶、曹志豪、周聖乃至李中興、鐘英偉都有不俗的表現,但他們其實都不是來自玉皇朝固有的班底,例如袁家寶曾長期任職海洋、曹志豪成長於天行社、樂文社等。這樣會不會影響老員工的士氣,令他們覺得失去了發展成為漫畫主筆的機會?

鄺:(認真地)我正面回應這個嚴肅的問題。在長期的行政工作中,許多公司的老員工甚至是已經有了一定名氣的漫畫人,已經成為溫室中的花朵、港灣裏的遊艇,沒有經歷過風雨波浪的磨練,難以成長;相反,你剛剛提到的“外來”的主筆、編劇,他們在市場中飽受冰霜雪雨,見過潮起潮落,所以會更珍惜和把握每一個創作的機會,表現得更成熟更優秀。

我曾經見過某漫畫人,一邊拿著兩萬多的月薪,一邊宣揚漫畫行業已經沒有前途,奉行一種得過且過的工作態度。這種員工即使資格再老,公司的管理層也不會讓他擔當大任。

所以,我的看法是,我們不是重用“外人”,而是重用有才華、肯付出、願努力的主筆,即使不是我公司的員工我也會主動邀請和挽留。例如周聖在製作《王小龍傳》之前,本已經想轉行做動畫,是我再三強調:如果沒有周聖的畫功,我沒有信心做好《王小龍傳》,他才打消了轉行的念頭。

肉:我感興趣的還有在與鄭健和完成《中華英雄前傳》的合作之後,你的下一個合作目標是哪一位元?

鄺:是《火鳳燎原》的作者陳某。

肉:(吃驚)怎麼可能!《火鳳燎原》才剛剛準備描寫官渡之戰,距離赤壁之戰還很遙遠,更莫說要寫到司馬家一統天下了。

鄺:嗯,其實合作已成。他的《火鳳燎原》ONLINE GAME的插圖便是由我主理的。但我仍然希望和他能有更深度的合作關係。

 

鄺志德的漫畫之道

肉:你第一次做主編的《王小龍傳》就取得成功,據上官小威的專欄,第二次主編的《王風雷傳》也成為公司銷量的兩大支柱之一,可有什麼成功的心得與大家分享?

鄺:第一個心得是一定要投入。投入資金、投入精力、最緊要是投入熱誠。我做《王小龍傳》的時候,親自起草圖和繪畫背景,然後和美術主筆周聖溝通,作出修改,整個製作過程中是每天只睡兩、三個小時,這個過程甚是難忘。

第二個心得是要做好細節。經過《王小龍傳》被讀者批評為“發生于現代的古裝漫畫”之後,我在《王風雷傳》的創作中一直都強調每個崗位的同事都要做好自己的本分,跟進每個細節。我不會說細節決定成敗這種大道理,但我會說,如果一本書每一個細節都做得好一點,每個人都能多做一點,整本書的品質自然就會提升。《王風雷傳》的舞臺主要在韓國,你會看到我們是一定要參考韓國的實景來做漫畫背景,甚至連裏面出現的貨幣和文字等都要是跟足現實的。

第三個心得是編劇應該把故事提前交給主編,讓主編消化和提煉出畫面構圖,有了充足的準備,整本漫畫的品質才能有保證。

肉:你剛才提及主編《王小龍傳》時曾親筆起草圖,換言之,現在你對《王風雷傳》系列的參與度是不是已經沒有那麼高?

鄺:(笑)坦白講,我為《王風雷傳》起過幾幅廣告圖,然後就不再參與具體的製作,只負責一些重要的決策,例如故事編排。畢竟每天只睡兩三個小時這種生活是不能長期堅持的,況且我還有行政事務需要兼顧。

肉:也就是說就如當年馬榮成先生監製《黑豹列傳》一樣,是既不監也不制了?

鄺:不是的,我對整個故事甚至細節都跟得很緊,大處如王風雷暗黑冰火七重天的劇情安排,小處則包括對一些細節的修改。例如之前李中興曾經想過一段情節,是金羅漢這個角色“上位”(注:“上位”為香港俚語,意同“當紅”、“發跡”)之後,有贊助商邀請他簽約拍廣告。我覺得這個安排顯得太過火了,就會建議予以刪除。

肉:我想知道作為一個身處藝術繪畫和商業漫畫中間的漫畫家,你的漫畫創作理念是怎樣的?

鄺:我的創作理念是把藝術和商業結合起來,做到雅俗共賞。但經過幾次的嘗試,我承認這個目標是很難達到的。因為商業抗拒藝術,藝術鄙視商業,兩者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相信都難以調和。

肉:你剛才談到你不滿有漫畫人看空香港漫畫市道,現在又覺得雅俗共賞難以到達,那你對香港漫畫的發展趨勢可有什麼看法?

鄺:漫畫市場不容樂觀已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我曾和韓國、臺灣甚至日本的漫畫人都探討過,發現漫畫市場的萎縮不是香港一家獨有的問題,而是在全球同時發生。當然,那些著名的漫畫家的作品仍然是有銷量保證,但新人和一些不太當紅的漫畫家就陷於“作品銷量下降——削減人手和開支——銷量再下降”的惡性循環。

不過我認為現在漫畫行業是仍然有贏利的。既有利可圖,就有值得投資方和製作方努力的價值,所以我的看法是,我們應該花更多的心思去做更好的作品。如果我們用心去做仍然無法有所突破,那就只有認命了。

肉:做漫畫人這麼久,能否說說你30年從業過程中感覺最大壓力的時候和最興奮開心的各自是什麼時候?

鄺:(凝重地)壓力最大是當前。漫畫市場萎縮,業界逐漸失去信心,漫畫創作人老化而青黃不接,公司最年輕的員工也已經三十幾歲。公司上一部重頭作品《醉拳》失利,對我們也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最興奮的是(想了一想)……是《神兵玄奇》的創作。當時我們因為製作時間很緊迫,其實並不太看好這部作品,但偏偏它就能開創出一個潮流,成為新世紀最重要的漫畫作品,讓所有人跌破眼鏡,可見真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肉:會考慮在《王風雷傳II》之後繼續推出《新著龍虎門》的外傳作品嗎?

鄺:會的,《王風雷傳II》已經在收尾,會在完結後推出新作,會寫哪個主角暫時就要保密。

肉:我還記得我第一次對你的名字有印象,是在香港某著名漫畫站點的內部論壇裏,發現你也經常上網看讀者的意見。那還是4、5年前的事情。我知道你未必是第一個上網看讀者意見的漫畫人,但肯定是最經常關注網路意見的漫畫人。我的問題是,面對互聯網的熱潮,你有什麼看法?

鄺:(笑)我明白你是想問我對電子版漫畫的看法……我認為互聯網是不可抗拒的潮流,將會觸及所有人的生活,所以我承認電子版漫畫是難以控制的。不過,我們最主要的讀者群基本都不會在網上閱讀漫畫,所以電子版漫畫對我們銷量的影響不算太大。

我當然不贊同把漫畫書掃描上網提供下載的方式,不過網路讀者閱讀了漫畫之後抒發的各種意見卻可以啟發我創作人的思維。所以我會通過各種方式瞭解互聯網上的讀者意見——哪怕他們並非是實體書的購買者。

肉:最後一個問題:在漫畫市場趨向艱難的時候,有沒有考慮採取自強之外的其他方式,例如尋求香港特區政府扶持或者北上開拓內地市場?

鄺:我們正通過香港動漫畫聯合會和香港特區生產力促進局合作,在全香港的中學開設設計課程,推廣動漫設計,希望能為業界提供更多的人才。

至於內地的發展計畫……我們和中央電視臺合作推出的《神兵小將》和《奇幻龍寶》的動畫,收視和口碑都很不錯。但鑒於內地審批非常嚴格,暫時還沒有漫畫出版方面的詳細計畫。

肉:感謝你接受我的訪問,衷心希望你能延續週刊亞軍的輝煌,向冠軍寶座進發。謝謝你!

 

採訪於2009年11月13日香港尖沙咀

完稿於2009年12月3日桂林陽朔的淩晨
  评论这张
 
阅读(8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